我们的故事

从2006年起,我们不断提高亚洲贫困地区儿童的阅读能力。下面是我们的故事。

我的名字是Tom Stader,我是图书馆计划的创始人。这是我们机构的故事,通过我的双眼看到的故事。

我将目前为止图书馆计划的旅程分成了四个关键时期:

一个简单的想法(2006)
探索之路(2007-2008)
困难重重(2009)
一百万册图书(如今)

讲故事,是一个更容易让人体会我们的价值观,理解我们的目标的方法。也许通过我们的故事,更可以激励大家加入我们,每一点努力都可以带来改变。


一个简单的想法(2006)

一个简单的想法。几个好朋友。9所图书馆。

图书馆计划的想法萌芽于2006年,当时与我一起的五个朋友都想给在中国大连的一所孤儿院和一所儿童收容所做些事情。我每个周末都会在这所孤儿院支教,教那里的小朋友英语。他们都是很可爱的孩子,我私下认识孤儿院的院长,因此我们对自己要做的事非常有信心。

我们很快就开始实行这个计划。最开始我们的想法是捐一些书到当地,很快我们就收到了从六个阿斯顿英语学校(我们曾任教的当地教育机构)送来的二手书。仅仅一个星期,我们就收到3000本儿童图书,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期。

第二个阶段,我们通过身边的朋友和家人筹到500美金去购买桌椅、书架、地球仪、灯以及盆栽。两个月后,大连的孤儿院和收容所各收到一个漂亮图书馆,我可以看到这两个小小的图书馆在孩子眼中却散发出巨大的光芒,孩子们在里面读书、写作业,前所未有的开心。管理员承诺会好好管理图书馆并一直向孩子们开放。我们非常激动。

我们将照片和故事分享给帮助我们的人,“任务完成”。我们实现了自己的目前,简单的想法已经变成现实。人们也不断地小额捐助,希望能捐建更多的图书馆。

随着自发的捐款越来越多,我决定从中国搬去越南。当时,我已经在亚洲待了五年,但我平均每六个月就换一个地方。你可以说我很不安定,我在寻找一个在亚洲适合我的地方。每当我开始一份新工作,我就会搬去新的地方,认识一群新的朋友,在空闲的时间,持续地捐建一些小的图书馆。我的第三所图书馆建在了胡志明市第4个街区的一所小学。我们捐了200本全新的越南语儿童书,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因为从那时起,我们开始关注图书的质量而不是数量。

在图书馆捐赠完成后,我们会寄一些照片和感谢信给那些给予资金帮助的人,每当邮件寄出后,就会得到更多的捐款,很快我们有能力在越南捐助另外7所图书馆。那一年,我们捐助了1所小学,4所孤儿院,1所艾滋病诊所和1所妇女收容所。简单的想法因为社会各界的爱心得以持续,更重要的是,我认识到那里对图书的需求。

在2007年末,我收到一份改变我人生的邮件。这份邮件来自Kevin Kruse,一个美国的企业家,他听说了我们的故事,引起了他的兴趣,他愿意提供给我们持续的现金捐助。他说这个简单的想法有可能变成一个真实的潜能去对儿童教育产生更大影响。如所有事一样,这个潜在的捐赠也有它的附加条件。首先,他希望我们使用他的资金去创建一个“真正”的机构,而不是直接捐图书馆。其次,他希望我们去开发一个明确又可靠的项目。最后,让我感到吃惊的事,我需要辞去现在的工作,全职为图书馆计划工作。

最后一个要求对我来说是很难决定的,我有一个很好的工作,我当时的工作很舒适。但全职去建立并运作一个公益机构会完全打破这份舒适。虽然这么说,但我也意识到这是人生一次难能可贵的机会,这样的幸运不会每天都有。

因此,收到Kevin的请求不久,我就辞职了,全身心地投入到图书馆计划中。


探索之路(2007-2008)

建立一个机构。回到中国。24所图书馆。

成立图书馆计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周围的朋友成立一个小的董事会。这个小团队在预算、法律事务和管理等方面给我们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我本人对这三点知之甚少。他们同时也是企业家,明白如何建立公司,如何解决问题。没有这个团队,我会迷失方向。

接下来的几个月是多如风暴一般的各种活动。我记得我与几个董事会成员坐在曼谷的一间咖啡厅商量我们机构的名字。几个小时后我们决定用“图书馆计划”。我们马上买下了域名,去餐厅用餐,庆祝我们机构的成立。

之后,我们在中国西安获得了一间免费的办公室。当时我们的钱所剩不多,一间免费的办公室是非常大的支持。那个月,我收拾了在越南的行李,坐上飞机,飞往西安。我们雇了图书馆计划的第一个员工,开始寻找需要图书馆捐赠的学校。

我们发现一个让人吃惊的现象,我们拜访的小学都有很大的图书馆,上千册的图书,但这些书大部分都是无用的。例如,我们看到这些书都非常陈旧,而且不适合儿童阅读。这些图书馆都是锁着的,为数不多适读的图书,没有允许孩子也不能进去阅读。

那么,为什么学校会有这么多无用的大型图书馆呢?答案很简单。每个学校都有一个基于学生数量的图书配额要求。例如,每位学生10本书。每个学校对这个数字的要求都不同,这就把每个学校的管理人员推到了一个很难的境地,他们又要配合当地政府的监管,又要平衡自己资金不足的预算。因此,他们用最少的钱买了一堆不适合的书,锁上图书馆的门,以此了事。了解到这个情况,我们看到了一个适龄儿童图书的需求。

这一年,我们捐了24所图书馆,都是非常棒的图书馆。孩子们可以完全在配置了儿童安全桌椅和适读图书的阅览室中探索。老师和当地政府都被我们呈现在他们面前的专业性感染了。这一年我也感到不可思议的骄傲,在汗水中思考我是否给图书馆计划开了一个好头。


困难重重 (2009)

困难重重。一所特殊的学校。找到专注点。

捐助24所图书馆的开心并没有持续多久,当我们重新去考察前之前捐助的图书馆时,我们发现超过50%的学校都没有经常使用图书馆。这对我们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重要的是,我们感觉到我们捐赠的图书馆并没有去到“最有需求”的学校。我们确实有一些影响力,但却不是对我们最想帮助的学校。

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决定孤注一掷。凭着银行里仅剩的存款,我们请来了第二个员工,余子杭。她是一名教育工作者,非常了解当地教育系统,她开始与我们一同处理我们面对的问题。第一件事就是深入那些贫困的社区。

三月,我们让自己有五小时远离西安,在山顶,我们找到了一所学校,符合我们一直想要帮助的标准。这所学校有泥砖的墙体,60名学生和8位老师。站在那里五分钟,看着破旧的校舍,我跟校长承诺我一定会带一所图书馆回来。但我们能怎么做我当时并不清楚。

我还记得我在学校走的时候被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侵袭:开心和愤怒。开心是因为我真的找到了我想要的学校,那里的学生一定会在图书馆捐赠中受益;愤怒是因为这所建于2009年的学校的破旧状况超过我所有的想象。

人们总在谈论这“贫富差距”,这种想法随意地将世界一分为二,好像人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就可以走出贫困。我还记得我站在学校里面思考我们曾说过的谎话,贫富之间不是有一个差距,而是有一道鸿沟。

我走进学校仅有的6个教室中的一间,看到我的员工正在跟孩子们聊天。余子杭在·问孩子们喜欢读什么书,最喜欢的课是什么,他们村子里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她优雅、善良并充满勇气。我开始想,“也许我不能胜任这项工作,但我的团队可以。”那个时刻我确定了我的领导方式,我在机构中的角色也逐渐清晰了,我要给我的团队足够的空间去创造他们可以做到的最好的机构。

当我晚上回到宾馆后,我发了一份附有学校照片的捐赠意向书。第二天起床后,我的朋友们已经把钱筹好了。我的工作完成了。

一个月后,我们带着一个图书馆回到了那所学校。学校很偏远,我们先坐了火车,一辆公共汽车,又倒了一辆汽车,还坐了船,最后徒步攀上一座山。这是一趟远程旅行。我还记得我坐在船上,看着大量的物资问,“我们该怎么将书和家具运到山顶呢?”我的团队笑了然后回答,“等着。”

我们的船停到山脚下时,有30名学生已经等在那里了。比较大的学生都背上了篮子,我们可以装书进去,年龄小一点的学生就手里拿几本,我们就这样爬上了山。这非常不可思议,孩子们自己搭建了学校图书馆。

这个小的图书馆有600本中文图书,全部摆放在一所教室的角落。这大概是当时教室中最吸引人的部分了。孩子们跳上椅子,跑到书架前,拆开书本。老师们对孩子们过于兴奋的表现有些生气。我们却站在教室后面欣慰看着这一切。

晚些时候,我们的团队进行了第一次教师培训课程。这是我们在当年新开发的项目。15分钟的课程改变了机构项目的结果,一夜间,我们将后续使用的失败率从50%降低到8%。失败是一件好的事。随着项目和培训水平的提高,我们也越来越接近一个成功的图书馆项目。这让我们脚踏实地,不断进步。

2009年我们捐赠了69所学校,每一个都比之前的好。我们真的完成了从一个简单的想法到一个机构的转变,我们真的给有图书需求的孩子和社区带来了改变。


一百万册图书(如今)

一百万册图书。出色的团队。阅读推广。

快进到六年后,图书馆计划已经今非昔比。从地理角度看,我们从将捐赠地区扩大到柬埔寨和越南。我们计划在未来几年可以将项目带到更多的国家。我们期待机构越做越好。

我们的项目一直致力于贫困地区阅读水平的提高。我们一直提供色彩斑斓的图书馆,但我们的专注点是让孩子们读的更多,为教师提供更多的教学用具,为教师对图书馆的管理提供更多的支持。这是我们的工作,也是我们将会一直坚持的。

我们在每个国家的的团队都是由100%当地人组成的团队。他们时刻充满能量地去建立他们能力范围内的最好的团队,这让我们变得更好,尤其是随着我们国际化的扩张。因为每个国家都有微妙的不同,这些不同决定了当地的文化,并让每个国家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一所图书馆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但是他们在每个不同的国家却都有不同的一面。这一点也永远不会改变。

2015年4月,图书馆计划捐出了第一百万册图书。我对这个里程碑感到非常骄傲。我们的团队现在每天可以捐出一所图书馆,仅仅在2015年9月,我们就在三个国家捐出了69个图书馆,这是曾经在2009年一整年的捐助数量。这不仅证明了我们的能力,也同时也说明了我们运作这个项目的持续需求。

我们难以置信合作方会如此支持我们,这是一支出色的由捐赠方、志愿者、代表、理事会成员、当地政府和非营利组织伙伴组成的团队。我每一天都怀着一颗谦卑的心感谢这些不计回报付出的人,因为他们我们才得以持续提高贫困地区的阅读水平。我们需要更多的合作方,因为没有他们,这一切就不能发生。 欢迎随时联络我们来咨询关于如何加入我们、善款的去向、您对项目影响力的期待等方面的问题。

总而言之,孩子和老师始终是我们做现在这项工作的原因,也是我们每天奋斗的动力。目前,我们的项目已经惠及超过50万名学生和老师。我们的短期目标是将这个数字提高到100万。距离目标我们还有一半的距离。

谢谢您的阅读。我期待您的加入。我们随时愿意与您交流。

祝好,

signature 150

图书馆计划创始人

帮助我们在乡村小学、孤儿院、和社区中心捐助图书馆。